首页 - 连云港市办证 - 连云港新闻网
连云港市办证【qq:333.5458.668★★电话:135.7217.6128(徽信同号)】连云港本地办证公司★验 货 满 意 付 款★专 业 制 作 证件、刻章★市 内
本地 送 货 上 门★(本 科/大 专/中 专/高 中/函 授/自 考)毕 业 证、学 位 证、资 格 证、驾 驶 证、行 驶 证、出 生 证、营 业 执 照、卫 生 许
可 证、士 兵 证、退 伍 证、军 人 残 疾 证、记 者 证、自 学 考 试 毕 业 证、成 人 教 育 毕 业 证 书、硕 士 研 究 生 毕 业 证 书、硕 士 博 士
学 位 证 书,设 计 印 刷 各 种 证 书、会 员 证 书、荣 誉 证 书、授 权 书、获 奖 证 书、资 格 证 书、流 水 对 账 单、公 证、征 信 报 告、刻章 等! 欢 迎 咨 询。
1.png
平凡之草,昔风纵起,唯努力生存……

——题记

难道是当今过于安逸的生活,淡去了曾经刻苦铭心的艰苦岁月?还是,人类的躯壳里,桀骜的灵魂正慢慢归于尘土,等待灭亡……

黑夜悄无声息地钻入窗帘,带着冷意,渐渐袭上我的心头。我多披上件外套,继续把剩几十页的书——《活着》看完。

寒风肆虐,呼呼地磨过窗纱,如鬼哭的声音,教人可怕。桌上的书页被风吹得乱翻着,夹杂在窗外簌簌的落叶声中,分不清楚。残月如冰,洒了一地的倦意,装饰了我眼前的窗,死气沉沉。正如已知小说结局的我,心情复杂,在阵阵凛冽的寒风中沉默着……

片刻,我熄灯,入睡。万籁俱寂的夜里,只留一颗冰冷的心,在嘀嗒的时钟声中遁入梦魇……

我像是一下子掉入了一个黑暗的浑沌世界,四周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见。我踉踉跄跄,急急忙忙寻找光明。

“别……找……了!世界……末日了!”四周传来阵阵喘息声。我环顾四周寻找声源。只见眼前一道微亮的墨绿。

“你是?”

“我是一棵草,生长在这荒凉山坡上的一棵小草。”

“小草?”我不禁冷笑,哦”了一声,便要转头就走。可曾想,它竟叫住了我。

“方圆几百里,荒无人烟,你要到哪去?”

“我。。。我不知道。。。”

“要世界末日了,不介意的话,在暴风雨来之前,我想作最后一次自述。”

我正好不知往何处,便坐下听它讲述……

窗外传来几声狗吠。我揉揉惺忪睡眼,向窗外看去,几只流浪狗在马路上,争抢着刚找到的食物——过往的车子丢下的塑料袋,可能是加班赚点外块的司机犒劳自己的夜宵。

我合上睡眼,祈祷那个梦再次降临……

我渐入梦境,晃了一下,又来到陌生的浑沌世界。

一个微弱的声音向我娓娓道来。

“我没有绿得耀眼的外衣,没有清爽芬芳的气味。。。夹杂在碎石块间的我,身上枯黄的保护色和岩石的颜色烙印在一起。。。我是这么的不起眼。。。也许,我是这贫瘠山坡上仅存草的一棵。”它慢慢地把碎石往身旁挪了挪,倚在上面,显出佝偻的老态。

它接着说道。

“这里荒无人烟,风却很大,而且我觉得这些天更强烈些了”说到这里,它惶恐地环视四周,无神地眼睛瞬间充斥着不安。它仿佛在等待一个人。

片刻,它从不安中缓过神来,牙齿却不停哆嗦着。

它接着说道。

“要是风一起,呼呼的卷起沙尘,咆哮着,像鬼哭的声音,教人可怕……我的心也在呐喊——曾经的朋友亲人都在我身旁,裹着绿衣,风儿一来,都和着春风笑。可是,自从远房亲戚——大树叔叔倒下后,身边的朋友亲人也离我而去,我很孤单,空虚感无时无刻都伴随着我。这一切归咎于谁!?”

“人类!”我不假思索地说出这个词,咬牙切齿着,竟忘记我也是人类的一员。

它说着,竟急出眼泪。我知道,它不想死。

“那夜我从梦中惊醒,闪电划过天空,天际边火花隐耀着,我觉得我命不久矣!我全身不听使唤的乱摆着,我强力屏住呼吸,闭上双眼,能做的,只是心中默默祈祷。祈祷黎明,祈祷阳光。那夜后我身旁仅存的一棵小树也轰然倒下,我却安然无恙。他救了我……”

“那后来呢?”我深深被它的故事吸引,一颗小草竟也有不平凡的事迹!

不知怎的,我再次从梦中醒来,我慌慌忙忙闭上睡眼,用还存在的一点睡意,再次祈祷梦的降临。因为,它的故事还未完……

“往后,我靠自己的意志,煎熬地度过一个又一个可怕的雨季。正当我缓息时,烦人的风却大起来了,呼呼的声音教人很怕,尤其在夜里,漆黑的一片,我却无处可藏。"

“就像现在吗?”

“没错,有时候,我很迷茫,自己为什么要经历百般摧残,拼死拼活的活下去,后来想想,如果没有这样坚强的意志,估计一点小风小雨就足以让我命丧黄泉。"它又哭了起来。

“那你还真是一棵意志坚强的小草!”

“祖父大去时说过,他一生扎根这里,生于此,也将死于此,死灰复燃于此。祖祖辈辈坚守在这美丽的星球,把一切都奉献于大地……坚守是我们一生的使命。祖父走的时候很安然,轻松似的完成了一件大事。我也知道我终归有这一天。"

“别丧气,起风了,也要活着嘛!”

“唉!我们做草的,绿色是我们始终坚守的财富,哪怕牺牲,也至死不渝。可恨的是,从我们这抢走这美丽财富的强盗,我们无力阻止。我们能做的,是有生之年多守一点绿,多为地球添点绿……"

“对!那帮强盗太可恶了,他们不明白你们的良苦用心!”我又一次咬牙切齿起来,即使内心知道这帮强盗就是人类。

梦境再次被打破,我鼓足劲让自己睡去,却睡不着,我开始担心那棵生命垂危的小草了。我急着哭了,哭累了,也慢慢睡去了。

“你还能撑住吗?”小草呈倒伏状,奄奄一息。

“我们做草的,向来生为活,死也惦念着来年重生。生死反复,似乎无终结。"它苦笑道。

“我们做草的,小小生命在人类面前是微乎其微的,在整个地球,整个宇宙中,我们却是在努力诠释生命。"我用颤巍巍的双手轻轻将它扶起。我的心立刻悬了起来。

它还要继续说下去。

“你要明白,我们做草的,风起云涌,也要努力去活着,不是苟且偷生,只用可能的力量,去坚守美丽的东西。”

雨渐大,我环顾四周,哀叹几声,默默闭上双眼。

闭眼的瞬间,是一丝残留的挣扎的绿……

我慢慢睁开双眼,不知不觉,眼角泛起了泪花。假象的梦境给了我真实的感受。我不敢再入眠。

抬起头,便看见窗外一对不知名的小鸟,互相依偎着,在严寒的晨曦中,仿佛给新结的冬露,注入别样的温暖……

墙角的桌上,《活着》静静躺着,如黑夜海上的摆渡者,等待另一个归于尘土的灵魂。http://lygbzi.wikidot.com/ 连云港市办证

Unless otherwise stated,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